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No time...

No chance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这2年来,我究竟做了什么……   

2009-09-06 02:53:55|  分类: 心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记得上大学前的2个月,我一直在网上找伙伴,希望到了广州之后,我可以跟他们一起组乐队。后来我找到了他们,虽然过程有点曲折,而且还换了几次队友,但是,现在算是,稳定下来了。

进了学校之后,我就去报名做学校的乐队主唱,结果在第1场唱第2首歌的时候(那时候队长听了我唱第1首歌觉得感觉不错所以要求我再唱1首),因为太紧张导致高音部分走音了,哈哈~但是后来朋友进了乐队,我有空的时候也会去玩下,所以认识了他们大部分人,很可爱的一班人呢。

当时也报名进入日联社,面试很成功,所以很顺利成为了日联社外联部的一名成员,在大一的时候,每次的开会都会觉得很好玩,因为总觉得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交代给我们做。我算是个工作狂的人,有工作的话我都会很快地做好,因为一直有东西在惦记着的话心里会很不好受。那时候跟前社长也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,他很信任我,有什么事情都会跟我说。我觉得,得到一个人的信任是活在这个世上的一件很重要的事,也算是别人对自己的承认。很难得,我得到了这个组织的头头的信任。

似乎一切都毫无悬念,所有的领导者都将未来社长这么一个重要的头衔安置在我的头上,当我接下的时候,我会有点惊讶,但是却觉得有那么点理所当然,因为前社长是个思想很保守的人(不是传统观念那种),他很少相信别人,更别说会对别人说心里话了,但是他很信任我,也会将他的心里话跟我说,所以我会很容易就知道他在想什么,他会需要些什么。对于前辈,身为后辈的我会很自然地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满足他,这个是我唯一能做的。所以,当我知道自己成为下一任的社长,我也不会说很诧异。

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。所有的人都在我的掌管之中,虽然会有点高高在上的感觉,但是,更加重要的是管理好整个社团上下的事情。外联部出来的我,其实什么也不会,什么申请啊,写策划书啊,PS啊什么的,我全部不会,但是,唯一我的而且身为社长又一定要会的强项,就是交际,跟老师们打交道,跟每个组织的头头们打交道,没有一样会难到我的。

诗欣健萍阿SU小猪她们都说过,你什么都不用担心,因为你有我们,我们会支持你的。我很开心,因为我得到了下属们的肯定以及支持,一个社团,一个组织,最珍贵的东西莫过于合作跟团结,我想我都得到了,我还怕什么呢?我什么都不用怕,做好打交道跟安排工作的事情,其他的,他们都会支持我。

新来的师弟师妹们都很可爱,对于社长的我来说,他们真的很可爱,很有礼貌。我们能招到这么多人,多亏了当初师兄师姐们出了杀手锏:日联社嘛,当然要弄些比较有特色的标志咯,所以招干的时候我们穿了和服去宣传,所以吸引了好多新人。那时候,我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这个是我们翻身的唯一出路,对于社团来说,少于20人的话就必须解散。

我们很成功,之后很多人因为觉得“好玩”而进了社团。但是只是“好玩”而已。那时候沉浸在愉悦的我们,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。

后来,有很多人觉得这个社团“一点都不‘好玩’而且还很累”然后就退掉了。也有一部分人太忙了所以也离开了(当然的了,同时加入3、4个社团不忙才怪)。我理解也谅解,所以,剩下的人请好好努力不要放弃吧。

有那么一刹那,阿浩问我,我们的乐队到底要怎样?!我哑言。是啊,我都忘记了。当初的梦想啊,被唤醒了。只是,眼前的让我身不由己,我只能对阿浩说,对不起阿浩还有大家,我这边放不开。

第1次的活动日联之夜就在我的犹豫不决的状态下举办了。由于是第1次做的,什么都不成熟,最死的是时间,延迟的很严重,以致到最后管理员来骂我,注意,是用骂的,他那一句:“你怎么做负责人的?!”让我很心碎。那个晚上,我很伤心小猪也很伤心,没几天,她离开了这个社团。身为一个部门的部长,她离开了这个社团。

那个晚上,甚至那段时间我都处于沮丧状态,有时候看到小猪我都会觉得很尴尬究竟要怎么面对她才好。举办了这么一个如此垃圾的活动,我真的很惭愧。

其实,我想不仅是我的错,其他人也是很不积极,特别是有些觉得这个社团“好玩”但是却不想出力的人,我是很无言的。有个道理大家应该明白,如果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。你根本都没有出力,怎么会觉得好玩呢?

大家啊,都太被动了,为什么一定要踢你们一脚你们才走一步呢?为什么不积极点呢?

很简单一个道理?是么?“一个既无聊又不好玩的小社团,再呆下去都不会有好的发展的。”呵呵,同一个人,如果同时加入了一个大社团跟一个小社团,然后两边同时开会,你会去哪边?当然,会去大社团那边的,是不是?

就是因为只是一个小社团而且还是宣传日本文化的,所以,在这半年内,我得到的感受实在是太多太多了:开会,我从来都不是准时的,要么及时赶到要么迟到;交文件,永远都是迟交的(除非本来就有的文件然后再交一次);点名表扬或者只是点名,日联社从来都没有出现在老师们的口中;做的活动,从来都只是跟我交情还好的几个人会给面子去捧场;……其他的太多太多了。迟到:是因为收到的通知要么距离要开的会不够10分钟才到达自己的手机要么直接在开会之后才发过来。很奇怪是吧?同一个人负责的好几个社团,为什么只是我迟到或者收不到信息呢?呵呵,那,肯定会觉得是我的“问题”吧~!(现在换了铁人,好多了,谢谢铁人。)点名或者表扬:老师本身对这个社团(对日本)有“偏见”或者是不喜欢。这个社团,承受的不只是压力这么简单,更多的,不是鄙视,而是歧视。

日语么,还记得那时候发传单的时候,碰到一个师妹,她看都没看我的传单,直接狠狠地用手拍掉我递上传单的手,冷冷地说:“我最讨厌日本!”

我想那一幕我永远都不会忘记,就是因为那一幕,就注定了这个社团在这个地方必定是不会安宁的。

其实,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在赶鸭子:自从那次失败的日联之夜之后,我开始提心吊胆,在这大半年里面,我不敢关手机,每天都将手机放在枕头隔壁然后睡觉,我怕收不到信息,怕错过任何一条上头发来的信息,因为后果会不堪设想,甚至有些时候我一直开着电脑到深夜断网,因为我怕错过上头的每一句话(因为,那些老师,说风就是雨的,一想到什么事情,就马上实施,也不会考虑到我们下面的人的感受:因为他们一直觉得,你们学生干部这么多人,一传十十传百就很容易分配工作的!老师们,你们错了,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,最辛苦的不是最底层的那些小社员,而是夹在中间的我们这些学生干部。)。

严重的时候一天只能入眠4个小时不够,断网之后继续开着手机QQ看。因为有次因为不知道要开会而迟到,老师很生气的说:取消日联的评优!我会怕的,只是怕的不是我自己的名声被损,而是整个社团的利益就这样被剥削。因为取消评优意味着削减开支,就是待遇从劣。我想这个不用解释了吧?可能,批评的时候,才会让别人想到“日联社”。

意见我有提过,有用吗?迟来的信息依然迟来,该表扬的话语一直不在。慢慢地,我已经不提意见了,甚至,他们说什么,我任务式完成了事,质量?呵,过关就可以了。精益求精?真的没必要,也没意义了。

那些老师们,说穿了只是靠脸皮吃饭的家伙们。没了脸皮,还能做什么?不是说取消日联的评优资格么?结果搞乌龙了吧~你的脸往哪放好呢?说要找出那边通知的人处罚,结果呢?不了了之。其实,我那次根本不想你对那负责通知我的师弟弄什么处罚,但是,师兄偷偷对我说:老师是需要台阶的要不然他下不了台。呵呵,你需要台阶难道学生就不需要?这么大个笑话而且还要在40个人面前上演,在40个人面前大声喊了那句“取消日联的评优资格”,难道,我们日联的尊严就随便可以让你们践踏?踏我不要紧,但是这么一句话,践踏的不仅是日联全体成员,更是践踏了以前一手一脚建立这个团体的前辈们。

在办公室的时候,我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,因为人多,还有就是,我不会在那脸臭的人面前哭出来的。我知道,我坚强了这么多年,不是白强的。直到结束为止,我都没有听过他们对我的误会而道歉,以前没有,现在没有,以后更不会有。高高在上的们~你们的脸比宣纸还要薄,但是并不代表,在你下面任由你们践踏的人不要脸。

事情过去了,后来我吸取了之前那个垃圾活动的教训之后,也很小心很小心地筹备了2个活动,在大家的努力下,活动很顺利地召开然后结束了,得到了空前的成功!

在镜子里面看到的我,脸色难看了好多,已经没有以前的白皙了,是蜡黄色的。我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是,既然活动举办的如此成功,付出点也不算什么。

有些事情,我做错了,我的宽容我的放松,纵容了社员们。因为我不想太苛刻,所以,能简单的话我尽量不要复杂。我知道有很多孩子,他们不只是加入日联这么一个社团,他们还加入了很多大社团,在大社团里面,就连透个气都是很困难的,对于他们,我更希望日联是他们的一个避风港,是他们的一个家,所以,我不会给他们太死板的限制,例如,开一些简单的部门会议啊,一些简单的全体会议啊什么的,我只要求他们带工作证(有时候要严肃点的话,我就会要求他们穿会服,因为夏天很热啊,没必要披着那件不透风的“棉袄”)。每次的会议,我都会尽量简短然后语气平和地讲完内容,而不是像某些组织那样先批评一阵子然后再黑着脸说会议内容。我不想他们紧张,我只想让他们放松点。可是,有些人,将放松变成了放纵:会议迟到;要么找借口逃脱要么不来;布置工作要么推托要么临时玩失踪;所谓的有课、看病成为了甩掉责任的最佳借口(呵呵,我有课或者我生病,我不能做呢~!);等等。剩下的就那么几个同学,一个人做N个人的工作,是人都会怕的,所以我很佩服,也很感谢那些撑了这么久的同学。只是在工作之后,收到的只是那些勤奋的同学的一句:“对不起,我要没时间学习了,工作实在是太多了,对不起。”就是这样。

到了后期,之所以走掉了那么多得力的原本下定决心留下来的人,不是社团“不好玩”,而是,他们被过多的活逼走了。一个家,俨然变成了另外一个连气都不能透而且还是一个没权没势的烂社团。

走的走了,剩下的,指望什么?残存的那么点所谓的责任心。就像一间只有苍蝇光顾的面包店,面包都发霉了,剩下在看店的很无所事事的员工拿着苍蝇拍在百无聊赖地挥着手,快要睡着了,不,甚至睡着了,路过的小偷连看都不看一眼。员工们他们没有一个想成为这家面包店的新一任老板:因为发霉的面包是连小偷都不会去偷的,做这店的老板肯定亏死。

自由不是借口,懦弱不是理由。只是大家都不想要,这么一个残破的组织。

阿浩再次问我:你到底想怎样?!我们的乐队到底还搞不搞?!阿浩,你能让我醒过来么?真的,我快醒过来了,你可以给几分钟我伸下懒腰梳洗一下么?很快,我会去你那边,完成我们遗漏的梦想。

抱着残存的氧气,所剩无几的希望,那已经不是希望,是失望,连失望的气息都没有了,剩下的是死灰。一直挣扎到最后,发现最傻的只是自己,一直都在期待,期待着将要来临的时刻。前面有光,我想抓住,却刮破了自己的指头,那不是希望的光,那是刀刃反射的光,白光沾着我指头的血液,流淌,鲜红刺激了我的双眼,痛楚传递到我的心房,我的未来不是梦,因为已经没有了梦,抓起刀,将死灰毁灭。在黑帘的另一边,我的舞台在那里。

2年前的梦,我迷失掉的珍宝,如今我回头找寻,还能找到你么?如果你没有走失,请在沿路等我,因为,我在回头找寻你的路上,等我。

残破的东西,没人要,是谁接手就让谁灭掉。重生,只是一个很奢侈的做法,我不知道,还有没有崭新的血液等着我去替换。不再奢望,因为那是多余的做法,现实永远回不到梦想里头。自由,谁不曾想有?懦弱,谁不曾有过?一切都是借口,借口,借口!一步一步走来的路上,没有人跟的上步伐。往后一看,忙忙人海之中,只剩下我一个。一直想让他们跟着我的人啊,偏离了轨道;一直跟着我的人啊,我放弃了你们:一切都是错误,一切都不值得。

我该醒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